usdt手机钱包(www.caibao.it):专访|TASCHEN:图书是由编辑质量驱动的,而不是算法

admin 1周前 (01-13) 快讯 20 0

原题目:专访|TASCHEN:图书是由编辑质量驱动的,而不是算法

刚刚渡过40岁的TASCHEN(塔森),是一家天下着名的艺术书籍出书商,由本尼迪克特·塔森(Benedikt Taschen)于1980年在德国科隆开办。

刚建立时,TASCHEN只是一家很小的二手漫画书店。在与时尚圈、艺术界不停互助后,现在的TASCHEN已是全球最著名的艺术图书出书商。1990年代,他们与时尚摄影大师赫尔穆特·纽顿(Helmut Newton)互助推出了巨型图书SUMO,乐成吸引全球艺术珍藏者的关注,并就此开创了SUMO珍藏家系列,成为TASCHEN的标志之一。之后,他们又推出了Basic Art、Basic Architecture等系列,从米开朗基罗到现代艺术家,每人一册地先容艺术家、建筑师等。他们还以亲民的民众价钱出书设计优良的艺术图书,向民众书店推介非主流艺术的书籍。

现在,本尼迪克特·塔森已逐渐将出书社交由女儿玛琳·塔森(Marlene Taschen)治理。玛琳·塔森已在TASCHEN事情十年,2017年最先任行政总裁,并卖力开拓亚洲营业。在TASCHEN四十周年之际,汹涌新闻采访了这位家族企业的第二代继承人,请她给我们先容一下艺术图书市场。

玛琳·塔森

汹涌新闻:我们知道,TASCHEN是以漫画起身的,随后又以向民众出书非主流艺术,如拜物情景、奇异艺术等书籍成名,那么在现在,TASCHEN的出书理念有没有新的转变?

玛琳·塔森:自1980年TASCHEN建立以来,我们已经从文化考古学家,生长成一家普通化又不拘一格的出书社。TASCHEN最初是一家漫画书店,由我父亲在18岁时开办。父亲从12岁最先就以邮购的形式销售二手漫画书,1984年,他在美国买了4万本关于勒内·马格里特(René Magritte,比利时画家,代表作《戴黑帽的男子》)的库存书,并在几个月内售出,获得了第一桶金。这让他意识到规模经济在艺术书籍市场的潜力,由于艺术书市场印量小,价钱异常高,而且销售商的圈子相当精英化。TASCHEN的出书冒险就以这种大批量、低订价的新方式出发,真正挑战了那时的现状,填补了市场的空缺,更是以艺术图书的民主化和让更多的读者接触到艺术而著名。

18岁的本尼迪克特·塔森在自己的漫画书店内

1999年是TASCHEN历史上决议性的一年,我们与赫尔穆特·纽顿互助出书了第一本SUMO。这本书被放在著名设计师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设计的一个特殊书架上。纽顿的天才,加上我们投入的特殊资源,以及这本书重大的尺寸,为我们打开了新的视野。SUMO成为出书业的一个里程碑,也是上个世纪最着名的书籍之一。这本书为我们往后与更多艺术家互助打开了一扇门,也奠基了TASCHEN作为珍贵珍藏书籍出书商的职位。

本尼迪克特·塔森与赫尔穆特·纽顿(右),以及放置在菲利普·斯塔克设计的特殊书架上的SUMO,1999年7月 ©Alice Springs

40年来,我们一直以书籍和印刷品为焦点,但也在不停实验差别的讲故事方式。好比影戏,从关于书籍制作的幕后短片——在taschen.com上播放——到完整的纪录片;好比关于赫尔穆特·纽顿的SUMO的纪录片,或者正在制作的关于英国摄影家大卫·贝利的影戏。我们也做过充气娃娃、和服等周边产物,最近还做了限量版的围巾和包。我们是一家自力的公司,喜欢与来自天下各地的艺术家、设计师、摄影师和建筑师举行实验和互助,在这一点上,我们并不局限于纸质作品!我们的作品有许多,但都是我们自己的作品。

汹涌新闻:2020年由于疫情的关系很稀奇,TASCHEN受到了怎样的影响,做出了怎样的应变措施?

玛琳·塔森:2020年是我们建立40周年,原本设计了一个异常激动人心的全球庆祝流动,包罗展览、艺术展览会等,但都不得不作废。我们的焦点谋划理念之一是保持天真,以是我们把2020年作为一个机遇,加倍关注我们的内部运营。在许多方面,我都很谢谢这一年,由于它暴露了什么是行不通的,以是疫情也是一个催化剂,改变了所有在某个阶段需要改变的器械。好比说,电子商务的主要性越来越显著,在中国,我们很幸运地在2019年推出了TASCHEN天猫店,以及微信和微博社交媒体渠道。在这充满挑战的一年里,我们看到这些数字渠道的增进异常令人鼓舞。只管面临着种种挑战,我们在中国香港的店面也显示得异常好,这也说明晰拥有一个优异的团队、一个优美的空间和一个不停生长的网络的主要性,所有这些都给我们的出书社带来了生气!

汹涌新闻:由于互联网和电子书的影响,现在读纸质书的人越来越少,但这似乎对艺术图书来说影响并不那么大,您是这么以为的吗?面临互联网和电子书,TASCHEN有危机感吗?

玛琳·塔森:我们在十年前实验过电子书,但厥后决议放弃。纵然在现在的数字时代,我依然以为图书出书是艺术的主要组成部分。这个时代的创作者,包罗天下各地的摄影师、艺术家和设计师,他们仍然重视书籍,将其作为一种特殊而持久的形式来转达他们的作品。我们的图书是由编辑质量和偏向驱动的,而不是由算法驱动的,每本书的背后都有一群经验丰富的编辑和工匠,他们领会讲故事的气力,以及如作甚所有这些差别的主题赋予准确的声音和面目。几十年来,我们的读者最先浏览我们的编辑为他们选择的题材和内容——他们信赖这可以是异常有趣的器械。我们的一个信条就是:永远不要低估读者,永远不要让他们厌烦,永远要让他们兴奋。固然,书籍另有一种真正的美。我们起劲创造这种美,并让读者从中获得兴趣。

汹涌新闻:作为家族企业的第二代,您对TASCHEN未来的生长有些什么设计?

玛琳·塔森:几年来,我一直在家族企业中担任种种职务,先是在纽约、伦敦和米兰的门店里做兼职,然后全职担任营业生长总监。2017年,我被任命为CEO,今后我与父亲一起配合治理公司。只管我们两个有差别的性格,但我们有一个统一的愿景。

TASCHEN商业模式的基础很早就建立起来了,我以为我的职责是推动公司向前生长,稀奇是在数字领域。我们已经在中国、欧洲和美国推出了电子商务平台。我喜欢从其他行业、公司和小我私家那里获得灵感,我也以为我们是相当怪异的,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出书商那样只局限于图书。

接下来对照重大的项目包罗:与时装设计师Virgil Abloh、时装品牌Maison Pucci、巴西现代艺术家贝亚特丽斯·米拉塞斯(Beatriz Milhazes)、日本建筑师隈研吾的互助,以及对艺术家弗里达的作品举行最完整的视觉探索。此外,我们还与摄影师塞巴斯蒂昂·萨尔加多(Sebastião Salgado)互助,正在筹备一本有关亚马孙的书,是一个具有重大时效性的开创性项目。我们还设计推出烹饪书,好比与日本厨师成泽由浩互助的珍藏版,以及与伦敦美食杂志 The Gourmand互助。我们与艺术家大卫·霍克尼的互助异常富有成效,2016年首次出书了他的SUMO,2020年年头又继续推出《瑰宝》的SUMO、《我的窗户》( My Window,大卫·霍克尼用iPad、iPhone创作的画),最近又推出了他的新专著,作为我们40周年系列流动的一部分,而且订价只有25美元!现在,我们还在酝酿一个精彩的、颇有诗意的2021年新项目。

大卫·霍克尼的《我的窗户》

本尼迪克特·塔森与大卫·霍克尼(右), 2016 © Matthias Vriens-McGrath

,

Allbet开户

欢迎进入Allbet开户(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汹涌新闻:您也卖力TASCHEN在亚洲的拓展,对于这方面有些什么设计吗?也会如在德国一样,出书非主流艺术吗?

玛琳·塔森:多年来,我们已经将许多艺术书翻译成多种语言出书。现在,我也异常兴奋地告诉人人,我们将从2021年年头最先,以简体中文的形式出书我们的Basic Arts和Bibliotheca Universalis系列中50本最受迎接的书,作为一个主题系列,而非单本。几十年来,我们与许多亚洲艺术家、建筑师和摄影师互助,期待着在该区域的进一步互助。

汹涌新闻:您有来中国考察过这里的艺术图书市场吗?有些什么稀奇的履历或者感受?

玛琳·塔森:中国是一个异常主要的艺术市场,也是继美国和欧洲之后的天下第三大市场。近年来,随着中国大型观点书店和博物馆的兴起,人们对艺术的兴趣和鉴赏力不停提高,这对艺术出书商来说是异常起劲的生长。我们曾加入过上海西岸艺术与设计展览会,TASCHEN天猫店的销售效果显示了这一市场日益增进的实力。

TASCHEN加入上海西岸艺术与设计展览会时的展区

汹涌新闻:对于德国和中国的艺术图书市场,就您小我私家的考察,有哪些显著的配合特点,又有哪些差别点?

玛琳·塔森:对比德国和中国,我小我私家以为艺术出书物市场的相似性大于差异性。好比在中国,我们的主流读者包罗了大卫·霍克尼作品的爱好者和珍藏者、喜欢《法拉利》珍藏版的赛车迷,以及喜欢Basic Arts系列的学生。近几个月来,德国和中国的许多人对我们的40周年纪念系列产生了浓厚兴趣,这个系列由我们的一些明星产物——从彼得·勃鲁盖尔到格林兄弟,从美国艺术家巴斯奇亚特到《星球大战》——的新版本组成,而且新版加倍紧凑,价钱更低,然则品质一如以往。

TASCHEN与法拉利互助出书的限量版《法拉利》,先容法拉利的历史,售价3万美元一本

装《法拉利》的盒子

TASCHEN四十周年纪念系列

不外,中国的读者更喜欢用中文阅读,就像德国人喜欢用德语阅读一样。 因此,如前所述,从2021年最先,我们将推出50本简体中文版的重点书目,希望让更多的读者能够接触到TASCHEN的艺术书。

汹涌新闻:TASCHEN有出书SUMO的传统,那么在亚洲,也会与艺术家互助出书SUMO吗?TASCHEN与哪些中国艺术家关系不错?

玛琳·塔森:1999年,我们出书了第一本SUMO,这对TASCHEN来说是一个关键时刻,由于它使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市场领域,并为未来的互助打开了许多大门。2021年,我们除了要与奥运场馆东京新国家体育场的建筑师隈研吾以及日本厨师成泽由浩互助推出珍藏版外,固然也希望能与更多的中国艺术家、摄影师和建筑师互助。

汹涌新闻:TASCHEN另有对照著名的Basic Art和Basic Architecture系列,向广大读者普及艺术家和建筑师,那么之前有没有先容过中国的艺术家和建筑师?未来拓展亚洲市场,会不会也有类似的系列?

玛琳·塔森:到目前为止,我们的Basic Art系列大约有200本,先容了影响艺术和设计生长的主要艺术家、建筑师和设计师的作品。我们很愿意往后纳入更多亚洲艺术家和建筑师。

汹涌新闻:TASCHEN以并不昂贵的价钱去订价艺术图书,让民众能够消费得起,然则对于中国图书市场来说,图书价钱原本就偏低,艺术图书纵然相对价钱昂贵,但对于德国等欧美国家的订价来说也已经很低了,TASCHEN会改变自身原有的理念去开展中国艺术图书市场吗?

玛琳·塔森:TASCHEN的宗旨是励志、自力和包容。无论主题和价钱若何——从10美元到10,000美元——我们起劲以同样的尊重看待每一本书。在以更利便的开本和更多的价钱区间重新出书一些已往的珍藏版图书时,我们的书能够提供具有无与伦比的内容,而这些内容最初是无法以这个价钱制作的。我以为我们的书不管是内容照样订价都是物有所值的,这对任何公司来说都是无法比拟的,真的。我们在中国的订价会与其他区域的订价异常靠近。

汹涌新闻:TASCHEN已经在香港开设亚洲首家门店,两年多来谋划状态若何?听说TASCHEN有设计在中国内地开店,这个设计举行到哪一步了?首选在哪个都市?

玛琳·塔森:自2013年起,我们每年都市加入中国香港的巴塞尔艺术展。2018年,我们在位于香港中环的大馆开设了亚洲第一家门店。很幸运的,这家店受到了各方的迎接。实体零售店是宣传公司形象的最佳方式,并大大增强了我们与内陆艺术爱好者、珍藏家在个性化层面的亲密接触,例如在香港的店里我们举办了荷兰建筑师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美国摄影师史蒂文·麦柯里(Steve McCurry)的签售流动。

TASCHEN香港旗舰店内部

除了继续加入上海西岸艺术与设计展览会,我们还设计在中国大陆开设第一家零售店,希望能在2021年年底开业。上海和北京是我们的首选,由于这两个都市是中国最具文化和国际化的都市。

(本文中的图片除标明外,均由TASCHEN出书社提供)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usdt手机钱包(www.caibao.it):专访|TASCHEN:图书是由编辑质量驱动的,而不是算法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文章归档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983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8
      • 标签总数:1508
      • 评论总数:715
      • 浏览总数:65377